《The Da Vinci Code》的冒险精神

星期六下午去了家教后便和夏日一起去看《The Da Vinci Code》。
这部戏的内容太复杂,到了后面的部分又过于拖泥带水,因此称不上是一部好电影。
或许只能说其新鲜感来自作者对于基督教的一种探险精神吧。
虽然故事内容不一定是真实的,我却很钦佩这样推翻旧理论的思考模式。

人,必须不断地盘问‘事实’,然后追求‘真实’。
‘事实’都是从前的人类所挖掘的知识,但是它们都不一定‘真实’。
几乎很多人都不会想去考证现在认为理所当然的‘事实’。
尤其到了宗教礼仪的部分,更是不‘敢’去探索它的前因后果。
其实很多礼仪也是后人想出来而‘以为’是‘正确’的。

就像新加坡的佛教徒和道教徒,他们都混乱了彼此的宗教礼仪,理所当然地照单全收。
却不知道其实有一些礼仪根本就是从儒家思想那里得来的。
有些佛堂甚至把儒家思想融会贯通,自创了一套新的宗教,真是佩服的很。
我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,因此对于很多‘真实’也是到了最近才发现的。
不过,我还是比较认同本地宗教对于故人的追忆礼仪,至少是尽了‘孝’道,得个心安理得。

我想,宗教(不管是人为还是万能的神所安排),主要的意义本来是为了维持一个安定的社会的。
如今却由此产生了更多歧视和祸乱。
如果那个万能的神是善良慈悲的,我相信他也不愿看见这样的悲剧发生。
或许一开始就是他的一时之错,生了那许多特使下来不同的地方传道,才搞到如此的下场。
不管有没有‘神’,反正只要是不损及他人却能够利己的事,多做无妨就对了。


2 Comments

  • ah_ken

    5月 21, 2006

    hmmm
    these days wat u write is getting chim-er

    • Kongnir

      5月 21, 2006

      Think cos of the course i’m taking now, heh.
      ;p

Comments are closed.